企業文化
首頁
>企業文化>員工園地

對不起,爸爸的話沒有說好

???時間:2021-11-03?【字體:

婚禮開始了,主婚人、證婚人、女方代表一個接著一個上臺致辭,而且一個比一個講的好,大廳內掌聲一浪高過一浪。幾分鐘后便輪到我了,我滿懷信心走上講臺,轉過身,面向來賓,深深鞠了一躬。

身為新郎的父親,我盼望這一喜慶時刻早日到來。三天前,我匆忙從四川蒼巴高速公路建設工地趕回西安,目的就是要見證兒子、兒媳的大喜之日并要送上祝福。

回家列車上我還推敲著送給兒子、兒媳的祝福詞,到家后卻遭到全家人質問,“為啥回來這么晚?”我自知理虧,急忙加入婚禮籌辦行列。從迎親人數選定到迎親彩車裝扮,從來賓住宿安排到客廳里的喜糖擺放,一場馬不停蹄的奔忙,婚禮上必用的“硬件”基本到位。晚飯時分,我覺得頭有點暈,老伴安慰道:“不著急,可不要把血壓整高了,再熟悉熟悉祝福詞,到時候不要結結巴巴的讓人笑話。”老伴的心情我理解。

盡管老伴讓我不著急,但她卻閑不住。凌晨時分,我被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吵醒,睜眼一看,她還在床頭邊整理一疊窗花、大紅喜字。見我醒來,她略表歉意:“吵醒你了。”“這些都安排好了,天亮后有人張羅。”我催她早點休息,她說活沒做完睡不著。說著從塑料袋內掏出一扎紅紅綠綠的氣球,這些氣球需要提前吹圓備用。我睡意全無,只好起床幫忙,我吹氣,她扎口,不知不覺太陽從窗戶撒入片片金輝。滿屋子圓滾滾、飄飄然的氣球,色彩艷麗炫目,分外喜氣洋洋。

婚禮前一天晚上,侄子云亮把迎親人員招到一起,從貼喜字的、鋪床的、開車的、端茶倒水的,再次明確分工。最后又特意叮囑我,一定要穿精神一點,不要整成一副老態龍鐘的樣子。

當看到兒子、兒媳挽手步入婚禮大廳那一刻,腦海中的祝福詞,就像一群活潑頑皮的孩子,嘰嘰喳喳,隨意串動,感覺一下亂了“隊形”。說實話,生平第一次當著這么多人,向兒子、兒媳婦說心里話,我有點緊張。在給來賓鞠躬行禮表示謝意后,我又側身看了看兒子和兒媳。我常年在外,兒子出生后,是他媽一手拉扯長大成人。偶爾回家,總覺得這小子在給我變戲法,一次一個樣兒,不知不覺間到了結婚年齡。站在婚禮舞臺中央,我的兒子英俊帥氣。與兒子并肩站立的兒媳,一襲白色婚紗,美麗端莊大方。這是我第二次見到兒媳,就在婚禮現場改口環節,她當著親朋好友的面,落落大方而又真誠地叫我爸爸,并給我端來一杯茶。

接過茶杯的一瞬間,不由想起老伴說給我的一番話:“兒媳從小到大,我們沒有拉扯過她一把,沒有關心過她的冷暖,進門后卻要把我倆叫爸喊媽,要生兒養女,要陪伴兒子過一輩子,這需要多大的付出呀?我會把她當親女兒看待,我絕不會讓孩子受委屈。”老伴的思想境界讓我欣慰,盡管沒有給兒媳買房、買車子,但她遇到一個好婆婆。想到這些,感覺提前準備好的祝福詞一下變得十分繞口了,我暗暗叮囑自己,最好實話實說。

“尊敬的各位來賓,今天是我兒子丁一民和兒媳崔苗的新婚大喜之日。”說完這句話,就覺得新穿的襯衣領口特別小,平時手顫抖的毛病似乎加重了,老伴見狀急忙上臺幫我拿話筒。這陣勢,知情的知道她要幫我握話筒,不了解情況的還以為老伴要進行現場采訪,來賓會誤以為我們別出心裁,這成何體統呀。我堅持手握話筒,老伴也執意握著話筒,我更加不自然了,準備好的祝福詞跑的無影無蹤了。在老伴“用力”下,我對兒子、兒媳說:“好好過日子。”說出這句話,我就不知道說什么好了,足足停頓了5、6秒。來賓的掌聲給了我靈感,因為80%的客人是第一次見面:“我家住商南縣金絲峽,我的家鄉有金絲十三花、有秦嶺紅香茗,歡迎大家到我家鄉旅游觀光。”說完這句話,我就把話筒遞給主持人,顧不上擦去額頭上的汗水,匆忙回到自己的座位。

女兒偷偷撇撇嘴,女婿見我搖搖頭,老伴笑的直不起腰。我知道我的話沒有說好。看到兒子、兒媳正在給來賓敬酒,我這個在外筑路40多年的老鐵長長舒了一口氣,明天我將返回工地。盡管心情愉悅,卻感到些許歉意,“兒子、兒媳,對不起,爸爸的話沒有說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(中鐵十五局集團四公司蒼巴高速公路項目  丁清友)


企業簡介
中鐵十五局集團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第五、六師合編后的第五師,1984年1月奉國務院、中央軍委命令集體轉業并...[詳細]
聯系我們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男同a片特黄高清a片免费